诺诚健华赴港IPO背后:施一公领衔基金大佬加持 创新药研发风险仍存

?

10月17日,诺城建华的IPO招股说明书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发布,摩根士丹利和高盛作为联合发起人。在成为固利制药和华凌制药等公司之后,21st是一家创新的制药公司,已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了IPO申请。

自从香港联交所于去年4月发布了针对无利可图的生物制药公司的新规定以来,尽管出现了频繁的突围事件,那些试图吃螃蟹的人,特别是创新性制药公司,仍然备受追捧。杭州阿诺德生物医学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项胜向《 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香港股市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融资能否可持续,这是针对正在开发新药的制药公司。这是非常重要的。

公共信息显示,诺城建华是恶性肿瘤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药物开发者,为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肿瘤性疾病的患者提供检查点抑制剂,抑制调节性T细胞和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产品(例如细胞(TAM)调节剂)还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例如实体瘤,胃癌,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系统性红斑狼疮。

诺城建华也可以说是“明星”公司:明星医学专家史一功,明星基金大股东,明星创新药。但是,在许多“明星”因素的支持下,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祝福越来越大

勤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1月,诺城建华获得了1.6亿美元的B轮投资,其中正信古创资本,三正健康,益普资本,微卫资本,上海建信资本等投资。此前,2018年初,其A轮投资由威威资本牵头,建设银行资本等投资,融资金额5500万美元。

诺城建华诞生于“金汤匙”,在研究和投资界受到公众的青睐。

招股说明书披露,其内部研究和开发能力得到世界着名的结构生物学家史一功博士和癌症基因组学专家张泽民博士(诺城建华科学顾问)的支持。诺城建华已分别与石一功博士和张泽民博士达成独家战略合作协议。史义功除了是诺城建华的联合创始人外,还是诺城建华的非执行董事,他参与了战略等重大问题的决策,同时还是公司科学咨询的董事长。委员会。

华南地区的生物医学研发部门告诉《 21世纪经济报道》:“研究人员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产品。这在美国和旧金山湾区非常普遍,在一定程度上作为回报,但是创新的制药公司,特别是对早期创新的制药公司,无论是着名的科学家的祝福,都将不可避免地面临高失败率的挑战。”

除获得科研之星的祝福外,诺城建华的三位股东林成军还为基金行业服务。他创立了汇天富基金,并担任总经理10年,然后创立了正兴股份创新资本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

但是根据招股说明书,也很难摆脱创新制药公司的巨大损失。根据招股说明书,诺城建华的产品尚未获准用于商业销售,并且尚未从产品销售中产生任何收入。自成立以来的数年中,它一直没有盈利,并没有产生经营亏损。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经营亏损分别为人民币341.7百万元及人民币554百万元。截至2018年和2030年的六个月,营业亏损分别为2.794亿美元和3.219亿美元。

据商业运营水平透露,该公司目前正在广州建设一个50,000平方米的生产设施,用于商业化批量生产,预计年产能为10亿片,预计将于2011年第四季度发布。 2020年完成并投入使用。该设施的设计符合美国,欧洲,日本和中国的良好生产规范(GMP)规定。

尽管创新药物投资热潮一直是2018年香港联交所新政策和科技委员会成立的热点,但不容忽视的是临床药物开发过程漫长且成本高昂,并且结果充满不确定性,初步研究和测试结果可能无法预测未来的测试结果。

在诺城建华的募捐中,招股说明书指出了进行中和计划中的奥布替尼治疗B细胞恶性肿瘤的临床试验;奥布替尼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临床试验; odibutinib主要适应症的注册文件的准备,发布和(经监管机构批准)已商业化。 ICP-192和ICP-105正在进行和计划中的临床试验,注册文件的准备以及潜在的商业发行(包括销售和营销);研发中的六个IND准备阶段的开发和选择候选药物研发和外部引进资金;分配用于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创新制药公司是香港热浪的背后

自香港联合交易所新规则出台以来,创新制药公司已在香港上市,这使一批投资于创新药物的投资者得以“上岸”。另一方面,市场也残酷地使用了“教育”。生物医学领域的投资者。

香港联合交易所于2018年4月24日发布了新的IPO规定,允许双重股权结构公司和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在香港上市。香港联合交易所正式公布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咨询摘要指出,新的上市规则于4月30日生效,并正式接受了相关的上市申请。

它已经酝酿了4年,也是过去24年香港股票上市制度的重大改革。然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于4月开放后,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得以公开上市,凯莱药业,百济神州和华凌药业等首批试水的歌曲无法逃脱股票价格。在首次公开募股的第一天,该公司首先升至每股14.9港元,然后跌破发行价,跌至每股13.66港元。百济神州股价在交易的第一天跌至每股103港元。华凌药业跌破发行价8.28港元。 /分享。

在此之前,Northland的副总经理Nie Liya分析了《 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在香港上市仍然有一些限制。对于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两极分化现象也很突出。一方面,好的公司备受追捧,但很多公司的业绩却很差,几乎没有。与A股市场不同,一旦上市,就不会缺乏交易活动。

生物制药公司天生具有高风险的基因。对于港股的二级市场投资者而言,“谨慎购买”已成为关注的焦点。

根据BIO和其他机构的统计,全世界可以注册进入临床试验的药物比例,仅列出10%;可以完成第一阶段临床试验的药物比例约为15%。在欧美市场,成功满足患者临床需求的创新药物已获得可观的回报。统计数据显示,上市5年后,一些新药的年销售额可达到60亿元至100亿元。

回到中国市场,创新药物的回报并不乐观。上市五年后,中国新药的平均销售额仅为5亿至1.5亿元,新药研发的经济回报甚至为负。新药上市后,薄弱的支付和流通环节导致销售增长缓慢,新药创新的奖励机制不足。

上个月,香港联合交易所首席执行官李晓佳也对生物医学突破浪潮做出了积极回应。

“要在哪里公开,您必须下定决心。我的建议是查看历史数据并结识朋友。如果您对美国市场非常熟悉,则可以选择去那里;如果您愿意,建立一个长期的金融机构必须在香港;如果您只想找到一个,就不必考虑上市的问题,生物技术是一个相对容易产生内幕交易的行业,其中许多它们是由信息不对称引起的,信息不对称也引起了股票价格的上涨和下跌,这非常受欢迎,当股票价格下跌之后,每个人都会质疑老鼠仓的存在,最终导致市场的出现。信誉。因此,香港交易所还要求大家收集风险并收集风险。清除风险边界。”李小佳说。

在李晓佳看来,香港市场作为国际市场与美国市场基本没有区别。美国市场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市场,是十二位分析师可以基本垄断的市场,但垄断是市场的垄断行为,而不是非法垄断。此外,他们具有较强的自律性,熟悉市场语言规则的逻辑,并具有一套用于市场判断的逻辑。但是,香港市场尚未形成这样的环境。这需要每个人一起工作,这需要三到五年或五到八年的时间。

自2017年以来,香港股票和A股为无利可图的生物制药公司敞开了大门。从那以后,关于生物制药公司如何估值以及一线和二线市场估值倒挂的讨论很多。最重要的原因是,在香港上市的生物制药公司集中精力于破产。

生物制药公司的投资周期长,研发投资成本高,风险高,回报率高,回报高,长期以来一直对资本市场抱有极大的期望。对于生物医学企业而言,处于创新和研究与开发阶段的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更大,但没有列出产品,而且它们大多处于非营利状态。一旦资本市场的政策放松,降低上市标准对那些急需融资的公司和渴望退出的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吸引力。

“期待一些大型国际制药公司在某种程度上通过购买研发型企业来减少自己的研发投资已成为一种方式,这已成为在生物医学领域具有挑战性和吸引力的投资。”上述华南地区生物医学研发人员表示。

广盛恒升制药工业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唐爱金告诉记者:“过去,制约中国制药业创新的三个主要因素是:一是医药制度的淘汰导致了医药行业的淘汰。好钱换坏钱,企业的创新意识不强;第二,过去的审批监督制度导致我国新药审批时间长,剩余专利期限短。前几年创新药物的盈利效果不明显。

(编辑:赵金波)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分析研究2019年经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