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能源消费走上节能降耗集约高效新路 中石化等五大能源企业综合实力全球领先

?从对等方接收数据时失败

就能源生产而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一次能源生产总量为37.7亿吨标准煤,是1949年的158倍,年均增长7.6%。其中,煤炭产量36.8亿吨,原油产量1.9亿吨,天然气产量1600亿平方米,发电量1亿千瓦时,分别是114倍,1574.9倍,7倍和比1949年增长1652.9倍;煤炭,电力,水电和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居世界第一,核电装机容量居世界第三,建筑规模居世界第一。清洁能源发电装机的比例已提高到约40%。西气东输,西气东输和北部煤炭主要通道(如南方运动会)的建设已形成了横跨东西方,贯穿南北,覆盖全国的能源管道网络,并连接到海外。

在能源消耗方面,张建华说,中国已经实现了从“单煤”到清洁绿色的巨大转变,走上了一条节能,集约,高效的新道路。受中国能源资源end赋的影响,新中国成立初期,煤炭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90%以上。改革开放30年来,这一比例基本在70%以上。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坚决实施节能优先政策,在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个过程中实施了节能减排,加快了节能型社会的形成,加快了节能改造的步伐。传统能源使用方法的发展,并加快了清洁和低碳转型的步伐。 “两降”,“三升”的良好局面:煤炭消费比重下降9.5%,历史下降至60%以下。单位GDP能耗下降23.3%;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4.3%,天然气消费比重提高到7.8%,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提高到25.5%。

9月22日,Pan&Chi高级研究员Pan Helin告诉记者《证券日报》,可以看到数据显示,中国的能源消耗是绿色的,清洁能源的消耗逐年增加。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消费在能源消费总量中的比重进一步提高,节能降耗扎实推进。同时,能源生产稳定增长以及进出口和供需形势普遍宽松。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工业的发展,总消费仍在缓慢增长,多数能源产品的增长速度正在加快。能源供应方的结构改革取得了显着成效,供应质量不断提高,能源效率不断提高。

“中国的能源消费以工业消费为主,家庭消费相对较低,可再生能源消费的比重正在逐步增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刘向东说《证券日报》。

能源系统

从计划到基于市场

在能源体制方面,章建华表示,我国实现了从计划管理到市场为主的巨大转变,走上了深化改革、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道路。

据介绍,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能源生产经营、价格、投融资、外贸、管理体制等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不断健全完善。煤炭行业取消了重点电煤合同,实现了电煤价格并轨,建成了市场化的煤炭交易体系;大力推动电力体制改革,完成了政企分开、厂网分开、主辅分离等标志性改革任务,电力市场化建设覆盖全国、纵深发展;积极推进油气体制改革,矿权流转、原油进口资质、油气管网设施开放等重要改革举措相继出台,改革红利广泛惠及各类市场主体和广大人民群众;中石化、中石油、国家电网、中海油、国家能源集团等能源企业,综合实力、品牌价值等在全球领先;深化能源领域“放管服”改革,能源治理方式由项目审批为主向战略、规划、政策、标准、监管、服务并重加快转变。

从“放管服”改革来看,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郭晓蓓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应立足于国家战略全局、全球视野妥善处理能源“放管服”改革与稳增长、保供应、调结构、惠民生和防风险的关系,妥善处置能源体制改革与能源发展战略平衡、全球能源转型、绿色经济增长、全球能源治理改革的关系,以统筹全局和制度创新为能源供需提供有效保障。要坚持能源体制改革的市场化取向,在改革中要凸显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积极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体系,全面提升能源行业活力和企业竞争效率,让能源回归商品属性。

“要立足全国,统筹优化能源开发布局,加强电力系统调峰能力建设,在供需两侧同时发力,推动能源生产供应的集成优化,构建多能互补、供需协调的智慧能源系统。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挖潜新能源发电的成本优势、清洁环保优势,破除风力和光伏等新能源发电优先上网的制度壁垒,同时激励跨省跨区联网输电通道调峰作用的充分发挥。加快构建能源规划体系和产业布局,明确各类能源规划的定位、范围,控制能源规划层级和数量,形成层次分明、科学完整、功能明确、衔接有序的能源规划体系。增强能源规划的导向性、科学性、系统性,有效平抑国际能源价格波动对国内市场的影响。” 郭晓蓓表示。

能源行业

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我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了高质量的发展阶段。在推进高质量发展过程中,能源行业下一步将会有哪些重要的举措和思路?章建华表示,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的发展思路,也是制定经济政策和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能源行业要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入手,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第一,要科学把握好能源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路径。要坚持以能源安全新战略为指导,紧紧围绕做好现代能源经济这篇大文章。一是在能源质量的变革上,要把提高能源系统的整体供给质量,作为一个主攻方向。要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努力实现从规模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在效益变革方面,坚决扭转粗放型的发展模式,提升能源的利用效率。在动力变革方面,集中力量进行一些重大技术装备的攻关,系统创新能源的体制机制,加快提升市场的治理结构,释放发展的活力动力。

第二,要正确处理好能源高质量发展的重大问题。同时,也要坚定不移实施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的“双控”,要加快推动绿色低碳的转型。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把握好能源改革的方向和节奏,同时发挥好市场配置能源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还要处理好国际国内的关系,既要立足国内,着力推动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合理控制对外的依存度,同时也要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要全力融入和开拓国际能源市场。

第三,要加强能源高质量发展的支撑保障。在指标体系上,从长期与短期、宏观与微观、总量与结构等多个维度,科学设置引导和评判的标准。在政策的体系上,把规划计划和产业政策,还有投资政策,环保政策,财税金融政策更好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协同配合、良性互动的效应。在标准体系上,我们想瞄准国际先进,深化重点标准的研究制定,提高标准化水平。在统计体系方面,要进一步推动完善数据统计和发布机制,增强及时性、全面性和权威性。

盘和林告诉记者,能源领域改革的重点,仍然是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能源供需高质量的平衡。在保供应、提质量、强弱项、稳增长等方面继续努力。具体来说,要提高能源配置效率,一方面要简政放权,建立健全权利运行机制,确实做到行权规范;另一方面要加强监管,加快法律法规建设,强化多元化监管协同效力。最后是提高服务效能,做到生产和安全并重,切实提高治理效能,在公共服务供给上提质扩围。在推进能源领域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未来整体的发展趋势仍然是推进市场化改革,推动能源由计划向市场、从垄断到竞争的转变。这意味着未来将进一步推进市场化定价,能源价格的逐步放开也说明一个多元化竞争的能源市场格局正在形成。

(责任编辑:赵金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