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罗振宇前仆后继:自媒体的IPO之路

近日,北京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新一批公司的上市咨询名单,其中北京思信创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罗纪信)尤为引人注目。自这条消息公布以来,关于罗振宇和知识支付的讨论从未中断过。在知识支付行业努力工作多年的罗振宇,再次站到了舆论的前沿。

罗吉思维公司于2014年成立至今已有五年,罗振宇在知识支付行业的探索起步较早。2012年的在线节目《罗辑思维》敲响了战鼓。罗振宇在许多问题上的独特而深刻的观点使他成为许多用户的目标。这位总是能冷静说话的中年人和一款名为“获取”的应用程序已经成为许多人无法摆脱的解毒剂。

在过去两年里,“罗纪信”频繁报道上市消息,这一事件最终在官方公告中得到解决。不久前,知识支付行业的另一个巨人吴晓波刚刚在这里倒闭。即将上市的罗纪信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新的氛围。一度繁荣的知识支付行业即将获得第一份额。

罗振宇的首次公开募股之路

罗振宇在2008年之前以央视媒体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当时他是一名严肃的财经节目制作人和主持人。2008年,罗振宇从央视辞职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离开中央电视台的罗振宇在2012年再次回到公众视野。从那一年开始,罗振宇开始了他在知识支付领域的探索,尽管在此期间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2012年,罗振宇在优酷上推出了每周脱口秀《罗辑思维》。与此同时,同名微信公众号上线,每天发布罗振宇60秒的声音。该节目很快吸引了许多用户,广播数量稳步增加。罗振宇在开幕战中赢得了绝对的胜利。

2013年,《罗辑思维》备受瞩目,罗振宇推出会员支付系统,一天内就有5000多名会员被抢。2014年,罗基斯公司成立。2015年,“获取”应用程序以“省时高效的知识服务”为标签推出。在知识支付的第一年到来之前,罗振宇已经出发很久了。

“猪能站在风口上飞”更不用说罗吉的超前思维了。正因为如此,罗振宇的创业之路异常平坦。

《罗辑思维》已经播放了超过10亿个节目。目前,已有近3000万应用用户被“收购”,相关付费产品超过150种。其中,《李翔知识内参》和《薛兆丰的经济学课》非常成功,已经成为知识支付市场上绝对爆炸性的产品。

相关数据显示,罗纪信2015年至2017年的收入和盈利表现相当不错,盈利能力相当突出。

在资本市场,以罗振宇为首的罗纪信也收获颇丰。2013年,仍然是在线项目的《罗辑思维》获得了排名资本的投资。受到资本青睐的罗纪信在随后的每一年都获得了融资。目前,经过五轮融资,罗纪信的估值已经超过70亿元。

首都的祝福让罗纪信格外迷人。自2017年以来,罗纪信上市的消息从未中断过,罗振宇也公开驳斥了这一谣言。幸运的是,在《狼来了》的故事上演多次后,罗纪信终于登上了科学技术的董事会,罗振宇将完成他的上市之路。“知识支付产业”罗纪信将上市的消息对罗振宇或整个知识支付产业来说是一个福音。然而,在罗纪信的巅峰时刻,面对业绩下滑和行业低迷,罗振宇不可避免地会心情复杂。

《李翔知识内参》曾经在知识支付领域创造了奇迹,在运营三年后,由于订阅量和收入选择不断减少,今年5月停止了更新。相应地,应用程序的整体运行一直很差。根据艾瑞咨询公司(iResearch)的数据,每月获得APP的独立活跃用户数量从今年年初的432万下降到8月份的170万,降幅超过一半。明星节目《罗辑思维》的受欢迎程度也大幅下降。

作为行业领导者,罗纪信上市时的问题足以反映整个行业的现状。经过几年的野蛮发展,知识的浪潮给了我回报

最近发布的《2019中国知识付费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自2017年以来,知识支付用户的增长速度一直在放缓,预计2019年这一数字将降至30%。

该行业增长率的下降导致了资本外逃。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知识支付投资达到52个投资项目,2018年只有41亿个投资项目。到今年年底,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但整个行业只进行了7项投资。现在很难看到投资者在市场上步入知识支付行业。

在2016年知识支付行业崛起后的短短三年里,众多企业纷纷涌入。APP代表的前三大行业占据了35%的市场份额。前十大行业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资源越来越集中在头脑中。对许多小玩家来说,突破变得极其困难。该行业的蓝色海洋早已消失,重组期加快。

与此同时,早期的低行业门槛使得知识支付从业者的素质水平参差不齐,内容好坏参半。许多企业以学习的名义获取平台活动来满足用户的好奇心并不少见。低质量的内容和鸡汤的成功已经成为需要用户付费的知识。这种低质量的内容难以满足用户的学习需求,导致许多高质量用户逃离。

与此同时,不健康的价值取向使得“销售焦虑”几乎成为知识支付的同义词,许多对罗振宇和行业的批评大多由此而生。大量相关文章证实,公众高度期待的知识支付已经成为巨大商业利益驱动下的“智商税”产品的代表。

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核心价值和竞争体系的支持,所谓的销售焦虑和满足用户好奇心的知识注定难以持久。目前,知识支付行业面临着再购买率低、类完成率低、使用时间短的三低现状。这是智虎和周源对整个行业现状的判断,这些情况是市场对行业现状最真实的反馈。

今天,行业巨头罗振宇走上了首次公开募股的道路。新兴产业的知识支付将在该产业中占据第一份额,但知识支付因此难以重获活力。可以说,虽然今天知识支付产业的冬天还没有到来,春天还很遥远。

春天到哪里去找产业

当我们讨论知识支付产业的困境时,知识的讨论变得尤为必要。几千年来,人类对自身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需求使得知识成为无数人一直在努力争取的宝贵资源。

然而,在人类发展的漫长过程中,获取信息的差异一直是摆在社会面前的一个难题。在知识传播差距面前,知识传播者和知识获取者就像牛郎星和织女星。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出现有效地打破了这一局面。以知识自由共享为特征的互联网孕育了知识支付,这可以称为“悖论”。

2016年前后的中国社会确实为知识支付产业的爆发和发展孕育了土壤。收入的增加使人们在满足物质需求后开始寻求满足自己的发展需求。同时,移动支付的普及为知识支付的发展提供了硬件支持。另一方面,社会知识更新的速度大大加快,各种竞争的加剧使得终身学习的理念成为社会的共识。人们获取知识的方式已经成为社会的主流趋势,从无目的的接受到积极的选择。正是这一系列变化直接催生了知识支付行业。

顺应时代发展趋势的知识支付的成功是显著的。各种风格和大量内容的生产使这个市场极其繁荣。从网络百科搜索的静态知识获取到实时交互和知识实现的共享时代,知识支付创造了一个高质量的商业模式。

2016年,知识支付将到来

在关于“知识支付”的讨论中,有不少知识支付的支持者,也有许多知识支付的追随者,但也很难扭转行业的衰退。市场上的观众越来越清醒。混杂的内容和不完善的行业规则正在消耗“知识支付”品牌的生命力和生命力。

罗振宇和吴晓波不慌不忙地发言,在智湖和喜马拉雅山的许多平台的参与下,知识支付的概念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然而,当讨论知识支付时,我们也许应该看看知识本身的真正含义。高质量的内容和良性的生产模式是行业发展的最终动力。今天,随着8亿多互联网用户和知识的日益快速更新,我们有理由相信知识支付有广阔的空间,但如何打开通向未来的大门仍然是未知的。

随着市场继续下滑,“知识支付已死”,被公众舆论阻挡的行业将迎来第一波浪潮。今天,从一个全新的起点来看,知识支付行业或许应该冷静下来,研究知识本身。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