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卖金鸡还是轻装上阵?时代新材甩卖募投项目陷争议

原标题:低价出售“金鸡”还是轻装上阵?时代新材料销售与投资项目引发争议

财经联盟(长沙,记者李永军)-新闻:时代新材料(。sh)时代华信65%股权转让上市在资本市场持续发酵 交易所立即发出了调查函,一些投资者直接向中国证监会报告。 这是出售“生金蛋的鸡”还是一个善意的措施,以防止圣?在记者接触的投资者中,对《泰晤士报》新材料销售的看法是两极化的。 反对者认为,为上市公司核心资产涉嫌利润转移支付空是“丑陋的”,而支持者则表示,这是一笔“好交易”,有助于公司轻装上阵,提高业绩。 10月29日就此事进行投票的股东大会提前弥漫了一股烟味。 市场正在等待时代新材料的解释。财务联盟记者独家获悉,公司对交易所询价的回复基本上是在股东大会登记日期之前起草或发布的。

销售《想象》

争议如此之大,因为时代新材料对时代华鑫旗下聚酰亚胺薄膜业务(以下简称PI薄膜)的描述在过去是如此美丽。 PI薄膜被称为“黄金薄膜”,主要用于轨道交通、电子信息、航空空航空航天、新能源、军工等高科技领域。而施代新彩是世界第四大供应商,也是中国第一家具有批量生产能力的供应商。

PI薄膜是公司于2013年提出的“高性能绝缘结构产品产业化项目”。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项目已筹集2.5亿元,其余1.14亿元尚未筹集。 研发始于2011年,配股募集资金于2013年投入建设,500吨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于2017年底投产。 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该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亿元和7014万元,利润分别为393.3万元和527.5万元。

公司2013年配股招股说明书预测,高性能保温结构产品产业化项目年收入将达到10亿元,净利润将超过1.8亿元。 在今年的半年度报告中,该公司还表示,生产线的大规模生产已经变得越来越稳定,并已开始供应一些手机品牌。

times新材料PI电影项目总监张布冯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5G技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等高科技技术的发展,中国对PI电影的需求日益增加,市场潜力巨大。

与年收入100亿英镑的《泰晤士报》新材料相比,从报表的角度来看,皮影戏的年收入在1亿英镑左右,净利润在1000万英镑左右,似乎收效甚微。

然而,在一些投资者看来,π电影是时代新材料中的“味精”,是支撑股价“荣耀与梦想”的关键 今天的出售相当于出售最富想象力的资产。

正是因为π电影的光明前景,它“出售了最富想象力的资产”,成为投资者最受批评的地方。

不是圣米

值得一提的是,时代华信成立于今年8月14日。8月28日,时代新彩以2.7亿元的平价(考虑到仍有848万元的债务)将总资产为2.79亿元的皮影业转让给时代华信,供后续实施。

又过了一个月,时代新彩在10月8日宣布,计划公开上市并转让时代华信65%的股权 此时,时代华信的收益法价值已达7.94亿元。

根据这一估值,出售65%的股份预计至少能赚到5.16亿元 显而易见,时代华信是一家为转移皮影业而成立的“特殊项目公司”。

时代新彩表示,时代华信65%的股权转让是考虑到公司的短期和长期发展,以重振资产和收回资本。 他还表示,皮影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但该公司目前负债率高,难以承受后续投资带来的财务压力。

显然,《时代新材料》目前确实面临着资本和业绩的双重压力。 2017年,公司实现净利润6922万元,扣除费用后亏损687万元。

2018年,由于被收购的德国博格确认减值6786万欧元,扣除费用后,公司遭受了5.04亿元的巨大损失。 今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仅为1137万元,扣除费用后亏损920万元。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仍将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

此外,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总资产154.1亿元,负债106.5亿元,资产负债率接近70% 债务中短期借款18.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2.8亿元,账面货币资金12.8亿元

不难看出现金不充裕,业绩面临压力。如果第四季度没有突然改善,可能是ST 因此,出售股权来收回资金以缓解短期财务压力并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来改善报表对管理层来说并不具有直接的重要性。

利息转移?

然而,投资者查先生在10月22日接受金融协会记者采访时表示,管理层给出的“后续投资周期长、投资大、防范科技创新”的三个理由是无效的。

“这个项目已经运行了六七年,已经在大规模生产中产生了利润。它不能接受长周期的想法,好的行业根本不会缺钱。”查先生说,如果公司想出售其资产以改善其财务报表,它可以完全出售其旧产业,甚至考虑将亏损的德国博格项目出售给大股东,而不是出售最富想象力的个人投资电影。

斯诺鲍用户“范迪投资”也持同样的观点,称他们已经向中国证监会官方网站报告,《泰晤士报新材料管理》为大股东中车集团和皮氏电影管理公司带来了好处,“吃得太丑了”

关于“利益传递”的讨论起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时代华鑫的潜在买家可能是由中国汽车集团控制的时代华鑫。 始华盛成立于去年9月,首次公开亮相于今年3月7日株洲“工业项目建设年”的首次集中开放和竣工。

当日,时代华盛总投资30亿元的高端π电影生产线项目开工建设。项目一期工程计划投资15亿元,占地40亩,将于2020年6月竣工投产,年产值10亿元。

根据天眼调查的信息,《时代华盛》的总经理是张布冯,与《时代新材料》的PI电影项目负责人同名。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唐海涛,与分享公司时间隔离的时代新材料公司董事唐海涛同名。

此外,《时代华盛》有两家公司股东,其中株洲赵红科技咨询有限公司占11.11%,共有29家股东。张布冯是最大股东,持股33%。唐海涛持有20%的股份。

时代华盛的另一位股东是由中车集团实际控制的北京中车国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公司,持股88.89%

也就是说,时代华盛和时代新彩的最终控制者都是中国汽车集团。 因此,查先生和“范迪投资”等。相信施代华盛在去年下半年的成立是为了从施代的新材料中获得π电影

石华鑫这次只有一个转让对象,那就是张布冯、唐海涛等人成为股东时的石华生。 “向大股东传递利益和π电影管理”的阴谋论由此诞生。

一些投资者也支持出售,交易所也关注这一点。询证函询问公司是否有意向受让方。公司控股股东和其他关联方是否有退市意向?

10月22日,在回答金融协会记者“泰晤士报华盛中标”的提问时,泰晤士报新材料负责人表示,将很快发出对交易所的回复,以便记者能够阅读当时的回复公告。

至于投资者为何担心出售皮影戏而不是将德国博格从上市公司分拆给大股东,负责人承认德国博格拖累了业绩,并表示,“这个问题有一些解决方案,但不能马上完成,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

然而,投资者在决定为时代新材料出售π电影时并不是一边倒的。 来自江苏省的投资者阿鲁在10月22日告诉金融联盟记者,他支持管理层的决定。

阿鲁说,市场将销售决定解释为利润空是错误的 通过此次在中国汽车集团内部的资产转移,泰晤士新材料超过2亿元的投资可以收回5亿至6亿元的现金,并且仍然持有泰晤士华鑫35%的股份。 “皮影戏不见了不是坏事,而是好事 每年数万元的利润对上市公司来说没什么意义。现在,通过出售65%的股份,你可以一次收回数亿元,赚取至少十年的钱。 有了这笔钱,公司今年不应该亏本,这对市场价值有好处。 "

阿鲁还说,不言而喻,华生当时已经退市。 时代华盛的股权结构考虑到了π电影管理团队的利益,退市后,完全有可能冲进科学创作委员会(scientific creation board)。 如果你加入,新盛可以继续分享剩余的35%股权红利,“仍然有很好的想象力空”

Aru认为自己对《泰晤士报》的新材料有着深入的研究,他说《泰晤士报》的新材料实际上除了π电影之外还有很多秘密武器,“出售后,我们可以专注于保留的业务,相信明年的表现会迎来一场爆发。”

阿鲁连续几年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公开反对管理层,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出人意料地表示,他将在下周的股东大会上投票赞成。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