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安法院发布2019年度金融案件审判白皮书:财产保险案件逐年上升 定损成争议焦点

Orient.com记者刘丽和记者范婷婷11月20日报道:19日下午,上海静安法院召开了2018年金融案件审理白皮书会议,梳理了法院审理的涉及机动车损失评估的财产保险案件的基本情况,并对审理中反映的法律问题和行业现状提出了针对性建议。

记者从会议中了解到,2016年至2018年,医院受理的机动车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数量呈上升趋势,机动车损失认定案件占绝对多数,纠纷的焦点往往是固定损失。

以本次新闻发布会开始前由法院审理并在法院调解的一个案例为例,原告委托第三方机构评估的机动车损失金额与保险公司自行确定的金额相差甚远。

2019年1月5日,原告司机夏某与外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车辆损坏。交警部门认定原告应对事故负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原告立即将事故报告给被告的保险公司,但被告没有履行其修复损害的义务。因此,原告委托合格的第三方对车辆进行评估。评估金额25.63万元,抢救费用9500元,评估费用4700元,合计27万余元。

原告认为被告应根据保险合同承担赔偿责任。双方未能就损失金额达成一致。原告向上海静安法院提起诉讼。 由于保单金额超过23万元,被告对原告主张的评估金额提出异议,并申请司法鉴定。 经司法鉴定,该车估计价值为197,700元。

11月19日下午,在法院举行听证会并进行庭后调解后,原被告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被告的一家保险公司同意赔偿原告人民币19.3万元,双方同意调解结果

根据白皮书,静安法院受理的财产保险案件数量近年来逐年增加。 在2018年受理的318起财产保险案件中,273起涉及机动车损害鉴定(其中约25%为自行车交通事故),占受理财产保险案件总数的85.85%。 此类案件中争议的焦点是确定被保险人自行委托的第三方机构评估行为的有效性和评估报告结论的合理性。 此外,这类案件在固定损害赔偿、更多的重新认定以及大多数案件由原告胜诉方面仍有明显的反差。

从司法角度来看,机动车损失认定案件频发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机动车损失金额的确定、修理、索赔等环节各方的协商解决机制不完善;二是被保险人和保险公司被动应对机动车损失赔偿。第三,评估机构的资质和评估程序存在违规行为,导致对评估报告可信度的质疑。第四,评估市场缺乏监管和统一的行业标准,可能有“评估黄牛”扰乱市场规则,形成恶性循环。

为了更好地保护保险行业各方的合法权益,遏制行业混乱,净化金融市场,促进合法经营环境建设,白皮书还提出了五点建议:完善和完善评估行业的法律法规,落实建立多方联动平台,积极协调司法评估的多重监管,严厉打击评估行业的“黄牛”和“恶霸”,发展保险公司谈判的新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