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教育深化改革当坚持公益方向

■解读“深化学前教育改革规范发展”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体现了党和政府办好学前教育的坚定决心 《意见》明确提出规范私人公园的发展,并采取一套组合拳击来“遏制过度的营利行为”,包括不允许私人公园单独上市或作为资产的一部分打包上市。 同时,它重申,通过大力发展公共公园和支持私人公园提供包容性服务,"包容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 "。 《意见》的推出引起了各界人士的热烈讨论。然而,为了讨论问题的起点,我们必须首先澄清一些基本概念,掌握学前教育的基本属性。

学前教育有公共福利,经营公园不能等同于经营企业。

公益是学前教育的基本属性 学前教育的发展关系到亿万儿童的健康成长和终身发展,关系到成千上万家庭的切身利益,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关系到国家的未来和人力资源强国的建设。 学前教育不能等同于私人产品的生产。 经营花园的逻辑与经营企业的逻辑相去甚远。 经营园区和企业有多种利益,但当多种利益发生冲突时,经营园区的基本利益是促进儿童的发展和人民的福祉,而经营企业的基本利益是企业经济价值的最大化。 两者的出发点和目标是不同的。

学前教育是培养人的职业。经营花园需要遵循教育本身的规律。 所有优质幼儿园都需要在质量保证方面投入大量成本。他们需要根据幼儿园儿童、教师、家长和社区的特点和需要,开设课程,开展教育活动,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 这与企业的经营规则大不相同。 企业生产可能迅速扩张,简单复制,而教育需要长期积累和沉淀。

市场经济体制发达的国家尊重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尊重教育的内在发展规律,不允许学前教育进入工业化。 一些国家为学龄前儿童提供至少一年的免费教育。 欧洲国家重视为学前教育生产和提供公共服务的功能。它们基本上通过建立公共公园和/或补贴私立机构以及严格限制收费来提供学前教育服务。

禁止私人公园上市旨在抵制资本侵犯学前教育公共福利

《意见》。禁止私人公园上市是为了抵制资本对学前教育公益的侵害,解决一些私人公园过度营利的问题。 研究混合经济的海伦佩恩(Helen Payne)教授指出,尽管一些国家已经建立了严格的质量监控和监督体系,但这些措施仍然不足以在以营利机构为主的市场导向体系中确保学前教育的质量。

上市公司必须定期向董事会和股票市场报告业绩。大多数被资本收购的公司都签署了业绩承诺或赌博协议。 为了赢得市场的青睐或完成赌博协议,他们比一般的营利性私人公园更愿意追求高额利润。 2016年,主营业务加入的股份公司幼儿园管理运营毛利率为57.96%。以智英幼儿园为主营业务的股份公司毛利率高达60.25% 这些上市的私人公园及其背后的资本正试图迅速获得高回报,一些团体必须为它们买单,要么是父母、老师、孩子,要么两者兼而有之。

过度追逐利润的花园不符合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望和社会公平的要求。 支付高额学费不能满足大多数父母对更好生活的期望。 相关调查显示,家长希望分担较低的学前教育成本,只有少数家长希望他们的孩子进入非包容性的私人公园。 允许资本侵入学前教育领域并不意味着供给追随需求,而是利用资本的力量来“塑造”和“绑架”父母的需求。 与此同时,高收费的私人公园限制了高收入家庭的入园机会。如果此类公园在公园管理模式中占据主导地位,社会公平和正义将受到影响。

过多的利润追求往往以质量为代价。 上市公司的幼儿园在追求高额利润的同时,发现很难考虑学前教育的质量。大多数时候,他们以质量为代价交换利润。 康奈尔大学的科克伦教授说,美国儿童保育机构大约70%的支出用于劳动力成本。 这部分支出与学前教育质量密切相关。 通常,一些过分追求利润的公园会选择降低工资,雇佣低质量的教师。 2016年,一家以直接幼儿园为主营业务的股份制公司的人工成本仅占运营成本的43.6%,占运营收入的17%,远远低于优质幼儿园的人员经费比例。 过度追逐利润的组织可能会在父母看不见的地方削减成本。 此外,像抄袭企业生产线一样抄袭“优质教育经验”不符合学前教育质量建设的规律。 在快速扩张的模式下,很难真正达到高质量的普遍意义。

开放资本进入门槛自然不会筛选出高质量、低价格的幼儿园。 让父母用脚投票,自然让便宜又好的花园在竞争中生存。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坚持政府放手,不设定资本门槛的原因。 然而,竞争机制需要消费者了解质量,拥有充分的选择权和退出权,才能充分发挥其有效性。 由于学前教育的固有性质,完全依靠市场竞争机制难以充分发挥理想效果。 首先,学前教育是一种信任产品,即使使用后,也很难确定其质量。 其次,改变幼儿园不仅需要父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寻找幼儿园,还需要孩子适应新的环境。 对江苏省1248名幼儿园家长的调查发现,只有0.6%的家长因质量或费用问题转到幼儿园。 这说明仅仅依靠竞争机制很难筛选出高质量的幼儿园,也不会降低机构的利润。相反,可能会出现“劣币排斥良币”的现象

开放资本进入门槛可能会损害多样化的教育生态。 营利性公园可以满足一些家长的多样化需求,但资本的流入可能不利于教育生态的多样化。 市场发展的逻辑是集中精力。小型独立的私人公园很难在市场上获得优势和立足点。 尽管中国不太可能出现国家垄断,但在某个地区形成垄断仍然是可能的。 一旦垄断局面形成,父母和孩子的选择将会减少而不是增加。 在极端情况下,甚至上市公司的资本链也会被打破,儿童将面临辍学的困难局面。

遏制过度的营利行为并不意味着遏制私立学前教育。

《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民办教育是公益事业,是民办教育的基本方向 在公共福利事业的总体框架下,除了上市和过度追求利润之外,私人公园还有各种形式的发展和广泛的发展空,例如提供包容性服务的私人公园和追求合理利润的营利性幼儿园。 《意见》年初,有人指出,“我们要牢牢把握公益性和包容性利益的基本方向,坚持公私兼顾的原则。” 自《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颁布以来,支持私人公园提供包容性学前教育服务一直是中国的一贯政策。

私人公园愿意放弃为儿童健康成长、数亿家庭的重大利益以及社会和国家的未来追求高额利润,并以务实的方式经营高质量和包容性的学前教育服务。这是一个具有教育感情和理想的行为,需要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 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应对高质量包容性资源的短缺。

目前,我们需要继续探索和完善支持包容性私人公园的政策。 加大对民营公园提供包容性服务的财政支持,综合运用财政补贴、租金减免、公共教师调配等方式,在成本核算的基础上,分担包容性民营公园的必要运营成本 支持包容性私人公园提供优质服务,有针对性地支持低收费、低质量的私人公园改善公园条件,聘请合格教师,配备丰富的游戏教材等。 此外,要完善包容性私人公园的进出机制,加强资金跟踪管理和信息披露,加强公园运营质量监督和业务指导,避免公共资源浪费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政策研究中心)

《中国教育报》 2018年12月2日,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