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专业调整折射高教发展方向

数据科学和大数据技术是最受欢迎的新归档专业,其中一些因供过于求而退出。教育部近日公布了2018年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申报和审批结果。 此次调整包括新增申报本科专业点1831个、新增审批本科专业点241个、新增授予学位类别或学习年限专业点40个、新增退学者专业点416个 本科专业今年的增减有什么特点?

1。教育部2012年颁布的“老少皆宜”消防“智能”热

《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设置管理规定》指出:高校在设置和调整专业时应积极适应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 记者观察到,鉴于人口老龄化和生儿育女的愿望不足,相关领域的人才储备也在迅速匹配,以解决这些担忧。 今年,首都医科大学等27所高校开设助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13所高校开设儿科,28所地方本科院校开设学前教育专业,26所地方本科院校开设卫生服务与管理专业。

新增归档专业最多的是数据科学和大数据技术,有196所学院和大学提供额外的专业。 记者了解到,该项目早在2016年就获得批准,并在去年新增248所学院和大学的新项目中名列榜首。 此后,101所大学新建了机器人工程专业。96所学院和大学新设立了智能科学和技术专业,35所学院和大学被批准专门从事人工智能。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人工智能首次成为本科招生专业。以前,人工智能相关领域通常是在智能科学与技术专业注册的。

此外,许多学院和大学还在传统专业的基础上提供“智能”的新专业。 例如,北京科技大学、天津大学、吉林大学等大学都设立了智能制造工程专业备案;华北理工大学和北京建筑大学建立了智能建筑;东北大学、重庆大学和天津医科大学建立了智能医学工程

“中国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产业已经处于第一梯队。要抓住机遇,首先要发展专业领域,形成充足的人才供给,这有利于激发活力,快速形成产业集群。 这反映了国家战略的需要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马陆亭说

2。重复建设,许多剩余热取消

在撤销的专业中,17所高校撤销了服装设计专业,13所高校撤销了教育技术科学,12所高校撤销了信息与计算科学,11所高校撤销了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 相比之下,可以发现,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这些被取消的职业也很受欢迎。

"中国的大学管理体制一般是教研室或系办公室、学院办公室专业 根据规定,专业申报和审批需要专职教师、培训项目和实验室。 一个专业在同一所大学的不同系里开设,但是人、机构、课程和资源不能共享,这可能导致重复建设。 航空航天大学高等教育学院院长雷庆说:“北京航空公司/[/k0/” 据他介绍,教育部目前正在下放办学权力,主要是控制和审查办学的基本条件,专业的设置主要由学校及其主管部门、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决定。 高等院校一般都有快速发展的需求,并将努力设立易于招生的热门专业。

“不排除高校在开设专业时会紧跟潮流。一段时间后,高校将选择退出供给过剩、缺乏优势的专业,将资源投入到更合适的专业。 这是一个从另一个中消除的过程。追随时尚、先发展的现象在未来会存在,但最终会变得理性。 ”马陆亭说 据他观察,在“双一流”计划实施后,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通过合并和删减专业、注重一流学科和建立专业群体来避免追求完美。

除了社会需求、高校发展重心的变化等因素外,专业本身的定位和方向不明确也将导致合并 以13所高校撤回的教育技术为例,“与计算机科学相比,信息方向太浅,教育方向不明确 除了设置特殊的专业,一些普通的学院和大学是混乱的,所以他们取消了他们的专业,把老师转到其他专业。 ”马陆亭说

3。名称与现实之间:主要关注能力结构的构建。

记者观察到,人工智能与原始智能和科学技术、数据科学和大数据技术以及原始信息管理和信息系统在培训方案和课程设置上有很大的重叠

“情报科学与技术专业更接近学科的范畴。学科是一套知识体系。作为一个专业,人工智能是一个综合不同学科知识的训练系统。 雷庆说,社会对学校教育的看法也会影响专业的调整。 “例如,对于某个地方的大数据开发,招聘需要大数据专业,计算机和统计专业的学生也可以胜任,但招聘单位不想 为了扩大学生的就业范围,学校必须有新的专业职称。 他建议社会应该有一个更科学的评价人才的方法,更重视实践能力。

雷庆曾经对中美进行过比较,发现从大的统计角度来看,两国受训人数最多的十大领域基本相同。 “当然,美国并不称之为少校。突出的是专业和主要课程。此外,变化不大,需求稳定。 为了满足社会的需要,没有必要设立一个新的专业。毫无疑问,从相关学科中抽取课程,对它们进行重组,并根据能力需求调整课程要容易得多。 “

另一方面,人才需求预测是一个公认的问题 “社会需求是多样的,变化很快,所以根据需求调整办学专业跟不上。 经过四年多的培育,发展方向很难说。 高校在为新产业、新形式和其他热门话题设置新专业时应该更加谨慎。 ”雷庆说道 我国本科专业的动态调整机制实现了本科专业设置的宏观有序和微观自主 主动布局、早期布局和动态调整有助于把握社会需求。 ”马陆亭说,调整培训计划的关键是塑造能力结构。 “高等教育强调结构性教育 无论是新专业还是老专业,重要的是要有完整的知识和能力结构以及在此基础上转移应用程序的能力。 (记者刘伯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