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电动车之王”倒下:曾年销4.3万辆,估值高达80亿,如今却拍卖自救

郅都曾经是“迷你电动汽车之王”,在经历了去年销量的大幅下降后,现在正走上拍卖自救的道路。

New Seed(身份证:Pellink)记者近日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获悉,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9年11月24日10: 00至2019年11月25日10: 00拍卖兰州郅都电动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起拍价为1.38亿元,公司评估价仅为1.97亿元,保证金为2500万元,增长率为10万元

根据公告,此次拍卖的兰州郅都汽车100%股权包括建筑厂房、设备、土地使用权、电动车生产资质等固定资产。

公告还明确建议投标人必须提前现场查看样品,并自行了解标的物的所有欠款。参加投标应被视为对拍卖财产有完整的了解,并接受拍卖财产已知和未知的缺陷。未看到样品的投标人应被视为已确认拍卖财产的实际情况,并应承担责任。 交付应视实际情况而定

当手稿出版时,已经有143人为拍卖设置了提醒,8139人观看了拍卖,但没有人报名。拍卖是否会成功仍不得而知。

每年售出4.3万辆汽车,让传统汽车公司落在后面

据了解,兰州郅都由新洋机电集团创始人鲍文光于2006年7月创立,专业生产A00电动车,又称微型电动车。 2015年,兰州郅都与吉利控股共同发起成立郅都电动车有限公司,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当时,国内电动车市场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时期,车型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以特斯拉为代表的高端电动车,另一类是兼顾经济性和实用性的中端电动车,另一类是A0和A00车型组成的微型电动车。 其中,以郅都为代表的微型电动车一度占据了“半个国家”

根据倍增联盟的数据,2017年中国市场纯电动乘用车销量接近44.9万辆,其中微型电动轿车销量超过27.7万辆,占62%。2017年十大纯电动汽车中有七辆是迷你电动汽车。

郅都以先下手为强的优势迎来了他最辉煌的时刻,估计一次价值80亿元。 其2015年的销量为25,300辆。2016年销量为24,000辆;2017年销量达到43,000辆的顶峰,比亚迪、奇瑞、江淮等传统大型汽车公司落在后面。

小型电动汽车市场的迅速发展部分是由于市场的迫切需求。随着城市交通拥堵的加剧和出行成本的增加,消费者开始转向低成本的车辆而不是步行,而短程微型电动车成为此时的首选。

另一方面,微型电动汽车的技术门槛低,制造成本不高。 以郅都D2为例,它的续航里程为155公里,只需要18KWH的电池,整辆车只有0.74吨。 车身更轻,电池更少,马力更小,使得汽车制造成本更低。

最重要的一点是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 为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于2015年联合发布《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规划2020年财政补贴目标,实施普惠制

根据规定,行驶里程超过150公里的纯电动汽车可获得国家补贴3.5万元,其中大部分还可获得地方政府补贴4.5万元。因此,一辆车可以得到9万元的补贴,这显示了政府的支持力度。

然而,正是高补贴政策吸引了大批企业家前来,低技术门槛为小型电动汽车市场的危机埋下了隐患。

补贴后坡成了“致命的一击”,郅都陷入了泥潭。

2016年大量新能源汽车欺诈案件曝光后,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开始收紧和回落,小型电动汽车市场隐藏的隐患开始暴露。

2018年,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呈现低退休、高薪酬的趋势。对于纯电动汽车,它们支持具有长耐久性和高能量密度电池的产品。对于电池寿命短、技术指标落后的产品,降低补贴标准,补贴系数采用“电池能量密度”和“能耗”进行评估

根据2018年的新规定,纯电动汽车150-300公里范围内的车型补贴将下调约20%-50%,而150公里范围内的车型将不再享受补贴。对于300-400公里和400公里以上的车辆,里程将分别增加2%-14%。

这显然给了微型电动汽车公司一个“致命的打击”。占市场60%以上的A00级轿车直接落入敌人手中,其中包括郅都,他曾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

以郅都D2为例,2017年将获得国家补贴3.6万元。新政策实施后,国家只给它16,500元。 在这种情况下,郅都等微型电动汽车企业必须升级产品才能做出改变,但情况并不理想。

像BAIC和奇瑞一样,他们都有制造小型、紧凑型甚至中级车的经验、技术和设备,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匹配的销售网络。 微型电动汽车缺乏制造大型汽车的经验,并且在进入该领域竞争时具有固有的劣势。

随着车型的升级,制造汽车的成本也在增加,产品价格自然会相应上涨,但补贴又在下降,使得严重依赖补贴的微型电动汽车公司失去了价格优势。

技术不是它的强项,价格优惠也不再存在,所以消费者很难在考虑性价比的前提下为迷你电动汽车的升级产品买单。

这种负面影响直接反映在郅都的销售数据中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郅都汽车累计销量仅为15300辆,同比下降63.9%,年初销售目标仅实现19%。2019年,郅都汽车销量再次恶化,前三季度累计销量仅为2095辆,同比下降84.5%

销售额的下降使郅都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债务压力急剧上升,甚至出现了拖欠工资的情况。 2019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位于北京的郅都致新科技有限公司多达80名员工已经3个月没有领到工资,而郅都汽车宁波基地的员工也声称已经4个月没有领到工资,工厂发生大规模裁员。

与此同时,根据天空调查的数据,兰州郅都和郅都已经面临数十起债务纠纷,其中大部分是销售合同纠纷,而一直表示该公司将在2019年盈利的创始人鲍文光也受到了高消费的限制。

补充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兰州郅都总资产19.02亿元,总负债18.38亿元,净资产6482.3万元,H1收入200537万元,净利润-1.11亿元。

不再有过去的荣耀,分时租赁或直接出路。

虽然过去的辉煌不再是微型电动汽车的辉煌,但从长远来看,这一细分市场空的发展仍然很大。当电池成本逐渐降低到相当于传统燃油汽车的发动机成本时,微型电动汽车市场将再次活跃起来。

此外,随着产业集中度、企业投资强度和技术创新的差异,微型电动汽车企业之间的差距将会扩大,新老企业之间的合资、合作和重组局面将会正常化。 因此,在未来的微型电动汽车领域,其领导者必须是具有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的企业。

目前,为了在当前的变化中生存,最直接、最现实的出路是专注于短距离分时租赁业务或迷你电动车。

奇瑞新能源市场部长卢华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奇瑞2017年近一半的情商销售是由分时租赁市场驱动的。

目前,全国共有6300多家租车公司,共有约20万辆租车。市场规模正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对汽车的需求很大。在上游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分时租赁和下游拼车是消化的主要方式。

2017年8月,国家颁布了《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电动汽车租赁 《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使用新能源汽车实行分时租赁,按照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相关政策,支持收费基础设施的布局和建设

此外,小型电动汽车适合分时租赁企业的重要原因也是运营中的车辆损失和后期零部件损坏的成本。 车身内部结构简单,零部件价格相对较低,而其核心部件的电池组只能以1000元左右的价格更换,目前市场无法给出准确的估价,使得二手车市场难以销售。 因此,分时租赁企业选择微型电动汽车,所以他们不用担心汽车电池损失造成的经济损失。

总而言之,依靠分时租赁和汽车共享,迷你电动汽车公司也许能够走出阴霾,走出目前的困境。 然而,郅都现在迫切需要做的是找到一个合适的接收器。只有这样它才能东山再起,否则它只会留下一座尘土飞扬的厂房。

86.给学生一个充分展示自我的舞台——市实验学校“相约新课程七年级专场”获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