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暖风利好互联网医疗 医药电商掘金千亿级市场

?

温暖的空气在吹拂,互联网医疗在不久的将来欢迎该政策。

8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以164票赞成,3票弃权通过了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在新版《药品管理法》中,处方药未包括在无法在互联网上出售的药物类型中,这被视为突破在线处方药限制区域的信号。

4天后,国家医疗保险局发布了《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并首次将“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统一管理纳入现行医疗服务价格政策系统,符合资格的“ Internet +”医疗服务,符合在线和离线公平原则,支持医疗保险支付政策。

这两项政策虽然没有关系,但实际上与“三项医疗联系”密切相关,即医疗保险制度改革,卫生制度改革和药品流通制度改革。随着在线处方药政策缺口的拉开,势必加快处方药外流的步伐,并迫使公立医院改革“以药为基础的药”制度。

在医疗保险支付中首次包含互联网医疗之后,慢性病和常见病的诊断和治疗将在网上加速,公立医院的患者将被转移,从而减轻了诊断和治疗的压力医院的治疗,同时加快了互联网的诊断和治疗。普及率是平安医生等公司的积极因素。

新规则背后

争议多年,在线处方药政策充满曲折

回顾新版本《药品管理法》,处方药的在线销售在政策层面上出现了许多波动。 2014年5月,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该提案首次提出在电子商务渠道中发布处方药。

由于监管问题,2016年5月,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决定终止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在线零售试点工作。次年,原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发布了两项新规定,明确规定不允许其通过网络。出售处方药和国家专门管理的药物。

然而,事情在2018年再次转危为安。当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其中规定了在线发布常见疾病和慢性病的处方。经药剂师检查后,医疗机构和制药企业可以委托有资格的第三方机构交付。

此后,医疗电子商务平台只能使用在线显示,预订和离线商店分发来执行处方药的“网络订单商店”和“网络订单商店交付”,以满足要求在线和离线。

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加强了在线处方药的监管,但很难形成市场规模。对于医药电子商务平台,如果要扩大市场份额,可以继续收购更多的线下药店,从而扩大电子商务的分销范围。

“自营药物的最大困难是政策法规不清晰,相关法规不清晰以及公司缺乏有效的运营指导。”京东卫生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药品业务的最大成本来自药品本身。专业药房人员的费用和支出。

关于在互联网上销售处方药的争论仍未结束。今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以下称为修订草案)已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当时的修订草案明确指出:“药品销售许可证持有人和制药企业不应通过药品网络出售第三方。该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在会议上未对修订后的草案进行投票。

直到8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投票通过了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根据新版本《药品管理法》,在国家/地区特别管理的药品,例如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可能不会在互联网上出售,并且未列出处方药。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表示,现行做法是明确规定网络不可以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不过综合各方面的意见,坚持线上线下相同标准、一体监管的原则,法律就网络销售药品作了比较原则的规定,即要求网络销售药品要遵守药品经营的有关规定,并授权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健康卫生主管部门等部门具体制定办法,同时规定了几类特殊管理药品不能在网上销售,为实践探索留有空间。

掘金潜力

处方外流撬动千亿市场,电商平台迎抢食机遇

目前医药电商平台主要以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平安好医生等为主,而且这些企业已拥有一定的营收规模。阿里健康2019年财报(2018年3月至2019年3月)显示,公司电商类业务达50.45亿元,占公司营收比例达99%;京东健康披露的数据称,目前公司实现营收过百亿元,大部分营收来自药品电商业务;平安好医生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2.73亿元,其中健康商城贡献营收14.54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网售处方药风险可控、可以开放,但需给监管部门、卫健部门、医院一个过渡期,随着大众需求的升级、收入的升级,随着企业间的不断竞争,最终市场会走向健康。

“别一上来就要求那么高,这是不现实的。”朱恒鹏表示,此次修订后的《药品管理法》,可能会对开放企业数量做出规定,如果限制企业数量,建议开放10家-20家企业,“千万不能只开放1家-2家,大的药品配送商国药、上药、华润等以及大的网络平台,都应该被纳入考量范围。”

除了监管层面的放开,网售处方药的另一个关键是处方外流。去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明确提出支持处方外流,把药品购买权交予患者。这意味着原本患者在医院就诊、开处方并获得药品,现在处方外流后患者可以选择在医院或零售药店购药,将就诊和购药分离。

能够分享处方外流的不仅是传统的零售药店,电商平台也有机会瓜分蛋糕,后者在药品领域的占比很低,但增速很快。目前网络药品的市场规模总体还不大,占整体药品零售市场的5%左右,投资者预计这一部分电商化后,将形成高达千亿级别的新市场。

米内网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的药品销售额实现亿元,同比增长6.3%。从实现药品销售的三大终端的销售额分布来看,公立医院终端市场份额最大,2018年占比为67.4%,零售药店终端市场份额占比为22.9%,公立基层医疗终端市场份额近年来有所上升,占比为9.7%。

不过,处方外流的重要前提是建立处方共享平台,如果药品销售网络和医疗机构信息系统不能实现信息共享,处方来源的真实性无法得到保障,患者的用药安全问题无法解决,因此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各地政府正积极推动组建处方共享平台。日前,甘肃省卫健委正式启动“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项目,这是国内首个省级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

双重利好

互联网诊疗纳入医保支付,平安好医生有望增收20亿

在网售处方药打开一扇窗的同时,互联网诊疗首次被纳入医保支付也对行业构成重大利好。8月30日,国家医保局发布指导意见,首次将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并对纳入项目准入的标准(即进入医保的医疗服务提供主体)、医疗服务范围、医保支付价格机制等都有明确的说明。

平安好医生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这将是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乌镇互联网医院副院长曲晓良也认为医保新政具有重大的意义。他向记者表示,既往互联网医疗收费都是患者自费购买,确实不利于互联网医疗的普及,也有悖于医保支付的广覆盖。

互联网诊疗纳入医保支付后,将直接对互联网医疗带来不菲的收入。平安好医生早前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透露,平安好医生上半年每天65.6万问诊人次,一半是线下类似的医疗问诊。还有一半是进行一些咨询。公司简单粗略地计算,如果以1天问诊30万例计算,单次收费20元/次,那么一年合计收入超20亿元。

不过,此次《意见》明确“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准入应符合的五条基本原则,包括应属于卫生行业主管部门准许以“互联网+”方式开展、应面向患者提供直接服务以及服务应对诊断、治疗疾病具有实质性效果。

曲晓良认为,互联网诊疗医保支付五条原则,可以说是对“核心诊疗”的基本定义,由此可以明确区分“在线咨询”与“在线复诊”,比如“对诊断治疗有实质性效果”这一原则,如果严格执行,对复诊后没有“电子处方”,仅指导辅助检查等建议,可不予支付,也会导致各地对具体支付的分歧。

由于细则尚未出台,因此互联网医疗企业仍在等待最终的政策落地。京东健康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期待政府有关部门对“服务应对诊断、治疗疾病具有实质性效果”的定义进一步明确,不过相信具有诊断性质的在线诊疗和慢病复诊都应该会被认为是具备“实质性效果”的。

(责任编辑:李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