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文:近万亿赤字折射美国的焦虑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21日报告称,2019财年的联邦财政赤字将达到9,600亿美元,而2020财年将超过万亿美元大关。美国政府没有其他办法来扩大预算赤字,但我们该怎么做?联邦公共债务已达到22万亿美元,相当于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07%。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未来十年财政赤字总额将达到12.2万亿美元。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年度预算将用于支付越来越多的利息,用于社会福利和经济增长的资金将变得更加紧张,威胁着下一代的经济发展。

联邦财政赤字的扩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对美国迅速增加的风险和全球经济衰退的高度焦虑和预防。 8月6日至8日对美国一群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在一年内上升至35%。特别令人担忧的是,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连续三个月下跌并且已连续数月下跌。 8月14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甚至低于2年期,引发股市恐慌。历史经验表明,过去每次都有这样的倒挂,经济衰退就会发生。

更重要的是,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正在减弱。第二季度GDP增长率为2.1%,比第一季度低1个百分点。美国到处发动贸易战,直接打击进出口。第二季度,净出口对GDP贡献了0.65个百分点。贸易战严重影响了全球经贸前景,导致企业投资意愿低下。在第二季度,投资对GDP贡献了1个百分点。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固定资本投资一直疲软。今年第二季度,它变成了5.5%的急剧负增长,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迹象。作为经济上高的物质基础,设备投资在2019年急剧恶化,第一季度负增长0.1%,第二季度略有回升至0.7%。低投资的根本原因是工业生产低迷,而工业生产和投资低迷对未来经济增长的影响更大。

事实上,美国经济的疲软已经在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今年第一季度反弹至3.1%只是暂时的。目前,美国经济增长的净出口和投资相当差,主要依靠消费。如果美国政府坚持对所有中国产品征收关税,那么消费也将受到影响,因此只剩下政府支出。在第二季度2.1%的GDP增长中,政府支出为0.85个百分点。不难理解特朗普政府为什么拼命扩大财政支出,财政赤字上升。因为他别无他法。不难理解为什么他迫切要求美联储大幅降息。他的目标是依靠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两个轴心来勉强维持美国经济的生命迹象,保持2.0%左右的增长,并且在2020年大选前不得下降。只要选举可以再次当选,那之后就会被淹没。

不难看出,美国政府在各地引发贸易摩擦,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美国经济的疲软。美国不仅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继续匆匆走错路,加速推动美国走向衰退边缘,推动世界走向经济衰退。因此,对美国而言,停止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以及恢复世贸组织规则,可以大力推动美国的投资和贸易,并将大大减少经济衰退的风险。 (作者是旧金山和纽约总领事馆前经济顾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高级研究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