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互相“拉黑” 中国供应链机会来了?

?

随着韩国积极寻求替代材料供应商,中国公司能否增加其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

随着日本宣布韩国贸易“白名单”以及韩国此后的强劲反弹,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韩国大新证券分析师李秀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韩国半导体产业在成本控制方面大打折扣,因为生产设备和核心材料主要由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主导。

“未来活跃多元化的供应链也将成为韩国制造商的重要任务。”李秀彬说。

随着韩国积极寻求替代材料供应商,中国公司能否增加其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对于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来说,加速发展需要时间和空间吗?

韩国迫切需要供应链替代品

8月4日,清华台,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和政府代表召开对抗会议,由韩国总理李龙佑主持,邀请半导体,电池,汽车等11个核心产业负责人和机器参加并发表意见。在会议上,韩国政府决定通过预算,监管,税收和金融手段提高韩国工业所需的核心材料,零部件和设备行业的竞争力。与此同时,在2020年预算中,增加至少1万亿韩元(约合58.71亿元人民币)的预算,为上述政策提供支持和保障。

李罗源在会后还向第一财经新闻和其他媒体记者表示,韩国将以此贸易制裁为契机,推动核心材料和零部件的本地化,这将使危机成为产业发展的契机。

目前,半导体产业确实是支持韩国经济的重要支柱,特别是在出口汽车,智能手机和其他受全球市场萎缩和竞争对手增长影响的产品的情况下,以及维持这一重要手段的重要手段。韩国对外贸易的附加值。

相关数据显示,韩国7月份进口同比下降2.7%,出口同比下降11%,其中半导体出口同比下降28.1%。与此同时,韩国半导体出口份额仍在上升,芯片产品占7月份。韩国的ICT(信息和通信技术)产品占出口的36.7%,同比增长2.3个百分点。

韩国官方智库,外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如果日本对韩国的贸易管制措施继续实施,韩国的半导体产品产量将在今年下半年下降近10%,南方韩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也将下降0.25。 ~0.44个百分点。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的最新信用报告也指出,日韩贸易争端引发的当前能力干扰将导致韩国的实际GDP增速放缓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另一方面,半导体市场的技术和专利障碍导致了该行业的高度集中,并且主流公司一直在吃肉类,而非主流公司只能喝汤。根据全球市场研究机构HIS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存储芯片市场份额约为67%。如果计算两家美国公司,这一比例甚至更高。它上升到大约82%。

市场集中将导致供应链和产业链的闭环。从目前来看,常用于20纳米工艺的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拥有100多种零部件,上下游合作企业约有300家。此前,三星电子已致函近120家公司,共同致力于所有“日本制造的材料”的上游和下游,在8月15日之前至少要求“满足90天生产需求的材料”。

随着全身的移动,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被传递到产业链层面,对企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因此,对于韩国公司而言,寻找相关供应链的替代方案是首要任务。

12 9和10 9研究

在日本限制供应韩国的材料中,PI(聚酰亚胺),光刻胶和氟化氢是最受关注的。

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执行副总裁黄伟洲告诉CBN,除了主要用于液晶显示器生产过程的氟化聚酰亚胺外,氟化氢禁令是韩国的半导体产业。最致命的打击。 “氟化氢,特别是高纯度,高品质的氟化氢,是最难的替代品,在芯片的制造和分销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你只看中国,韩国,韩国和日本之间的出口数据,不难发现进口“氟化氢”产品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情况:日本出口到韩国,中国出口到南方韩国和韩国也出口到中国。日本主要负责高纯氟化氢,中国主要负责低纯度或中等纯度的氟化氢,而韩国则从日本向中国出口高纯度氟化氢。

根据韩国贸易协会6月发布的韩日经济贸易白皮书,今年1至5月日本公司生产的高纯度氟化氢85.9%出口到韩国。韩国半导体和显示器行业对日本这种材料的依赖度为93.7%。

虽然韩国也从中国进口一些氟化氢产品,但它不能满足芯片生产所需的纯度,因此它只能满足一些机械层的切割,处于价值链的最底层。根据行业数据,同样数量的氟化氢产品,中国产品的利润率比日本产品低20%至40%,甚至更多。

据韩国一家芯片制造公司的研究人员称,根据普遍接受的行业定义,超过97%的纯氟化氢是高纯度的氟化氢。目前,全球约有10家能够生产高纯度氟化氢的公司,其中三家来自日本,其余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

“目前,日本产品的最高水平是99.%(TwelveNine,12N)纯氟化氢产品,韩国企业的最高技术纯度为99.%(10N),但该技术尚未投入生产,产品主要由其他国家的纯度集中在97%至99.999%,“开发商表示。

他说氟化氢的纯度是十分之一十分之一(1/),DRAM制造过程的准确度将提高0.1%,缺陷率和生产成本也会相应降低。在差距较大的背景下,0.1%的差距可能意味着工业技术的高峰和低谷。“

但是,上述研发人员也承认他们没有对日本材料的停用进行相关的支持测试,韩国公司没有测试氟化氢精确纯度的设备。因此,无法估计日本和其他氟化氢产品的不良率。容量存在特定差距。

是合作还是竞争?

韩国三星电子前首席执行官兼韩国区块链协会会长陈大基告诉CBN,突然的市场变化是测试公司和行业的真正时刻。更值得思考的是如何打破。

即使拥有超高精度的氟化氢也不意味着可以获得市场。公司需要结合客户资源,市场应用和政府政策。

那么,中国市场的氟化氢生产是什么?

在日本对韩国的限制中,氟化氢是目前中国最本地化的材料之一。根据先进工业技术研究所的研究报告,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由于中国制冷剂和清洁剂市场的扩大,中国的氟化氢生产发展迅速。 ,年生产能力为183.1万吨。实际产量为158万吨。从2010年到2018年,中国氟化氢的年生产能力为3.31%。

其中,约有10家公司生产97%以上的高纯氟化氢,包括氟化物(.SZ),宾华(.SH),中新氟(.SZ),三美(.SH) ,江阴润马等。

氢氟酸是用于生产氟化氢的重要材料之一。

联讯证券表示,2014年,多氟化物投资1.35亿元建设年产1万吨电子级氢氟酸项目,这是第一个打破中国高档电子级氢氟酸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 25,000吨),巨化股份(18,000吨),三美股份(万吨),景瑞股份(5000吨)等新产能已成功生产;截至2018年,国内电子级氢氟酸生产能力已超过20万吨。

在氢氟酸方面,中国公司如氟化物已经能够实现部分替代(日本材料)。

根据中国企业遵循的行业标准“工业高纯氢氟酸HG/T4059-2013”,高纯度氢氟酸根据产品中杂质离子的含量分为EL,UP,UPS,UPSS和UPSSS。以前,氟化物的许多方面都表明它可以提供UPSS级氢氟酸作为进口产品的替代品;韩国子公司Soul Brain公司向SK海力士提供高纯度氟化氢材料,并宣布将从聚氟化物中购买电子级氢氟酸。

联昌(.SZ)最近还披露,其控股子公司山东华安新材料有限公司经营氢氟酸产品,是三星国内氟化氢供应商之一厚城科技的优质供应商之一。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人士那里了解到,三星电子目前正在调试韩国和中国企业生产的氟化氢产品;韩国最大的LCD显示器制造商LGDisplay正在准备使用在韩国生产的氟化氢产品;光刻胶将使用中国企业生产的产品。产品。

王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