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婆婆说三儿怀了男孩,让孕中的我伺候她

陈浩很着急,一步一步地用一只手抓住万荣乐的头发,另一只手,用一巴掌拍了一下脸掌,然后拍了几下,嘴角也是醇厚的渗出血液。

万荣乐舔了舔她麻木的脸颊,愤怒地开枪。她是怎么打她的,她回去了。

遗憾的是,她只是拍了陈浩,被张天翼拦住了。张天翼握紧她的手,发誓:“不要闹事!”

当万荣勒被殴打时,他的丈夫是看不见的,但是当这三个孩子遭到殴打时,他告诉她不要惹麻烦.

万荣乐的手腕被张天翼捏住了。她看着张天翼的红眼球,似乎在流血。 “张天翼,我不会满足你!”

“我不需要你做到完美!”张天翼推开万荣乐,蟑螂的底部发出冷光。 “你不想离婚,你可以,但你至少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不要过夜,利用这个小东西。”别放开!“

万荣乐似乎一般不认识他,他怎能不认为曾经对她深情的张天一,现在是这样一张脸,冷漠无情。

如果你没有看到他守护那个女人,你就不会感到难过。但是现在她看到了,她再也不能假装他像以前那样爱自己,假装自己很开心,假装假装快乐.

所有好事都假装成她。

陈浩就是这样生活的。万荣被要求等她的岳母。现在她已经超过了陈浩。

李伟说,陈的肚子里的孩子都是男孩,未来他们可以给他们一个家庭。在万荣肚子的肚子里,这绝对是一种亏钱,所以万荣乐会为陈浩做些美味的事情,以便她能在未来拥有一个大的。肥胖的孙子。

每当陈浩故意站起来,走在她面前,万荣乐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了一条缝进去。

看着他们的家人,和美国一起生活,她的所有坚持都被打破了。

她再也不能假装坚强了,再也不能忽视陈宇的存在.

张天翼总是厌恶地看着她。她曾经不知道自己的低眉外表,现在她无法理解她随时流泪的样子。

某某夜晚,张天一醉进了她的房间,抓住她的手,强迫她走到角落,并在她的嘴里喊“忍者”,她终于无法控制它,充满怨气。在痛苦中哭泣。

“你在哭什么?”张天翼的侄子是冰冷的剑,嘴唇唤起了最致命的嘲笑。 “你有什么要哭的资格?我想嫉妒的人是宁儿,你毁了我。幸福,我现在必须摧毁你的幸福!你喜欢我,喜欢吗?来吧,像我一样!”

他拍了拍他英俊的脸,“这里.留下一个印记!”

万荣乐痛苦地摇了摇头。 “我说我也会跳舞。你相信与否?”

张天翼带着她尖锐的下巴嘲笑着问道:“你呢?”他想起那个面对他跳舞的女孩,她怎么能不想起来,天鹅的美丽女孩的舞蹈,万荣乐的迷恋。

“你不喜欢看她的芭蕾舞,我会的!”万荣乐非常苦恼。如果他知道,事实上那个晚上跳舞的女孩,她很高兴,他还会喜欢宁吗?

“你不会.你永远不会跳.她和天鹅舞一起跳舞,你跳着鸭子跳舞!”张天翼的嘴巴越来越嘲讽,笑容越来越冷。

万荣乐只是看着他,看到他的眼睛因拥挤而受伤。他转过脸看向窗外。他非常痛苦,以至于他再也不敢面对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