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参事王京生:创新根本有赖于培育强大的创新市场

创新是一个国家发展进步的驱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强调创新是发展的第一推动力,是建设现代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

创新与市场密不可分 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认为,创新是将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到以前从未存在过的生产系统中。 熊彼特对创新的定义意味着创新对市场的依赖以及市场对创新的重要性 没有创新资源的市场配置,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就无从谈起,更不用说通过改变生产方式实现高质量的经济发展了。

近年来,中国的创新呈现出四大趋势:从政府推动到市场主导;从政策驱动到价值导向;从本地创新到全球创新;从数量导向到质量导向

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关键是培育和拓展创新型市场。 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报告强调,市场应该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美国学者布雷特弗里斯曼(Brett Frish Man)在2000年《创新与制度:关于美国科学与技术政策的反思》年提出了“创新市场”的概念。 创新市场是指具有商业价值的原始信息和知识的交易场所。 在创新市场交易的产品因其隐蔽性而不同于商品市场,因其原始信息和知识而不同于一般服务,因其隐蔽性而不同于市场交易风险。 创新市场可分为三类:一是实验性开发市场,主要参与者是企业,生产和交易的产品主要是专利、专有技术和商标。二是应用研究市场,以研究机构和企业为主体,交易的产品主要是发明专利和标准。第三是基础研究市场。主要供应商是大学、研究所和企业。他们的产品主要基于新知识,如论文和作品。 对于三种类型的创新市场,政府不仅是需求者,也是制度提供者和秩序的守护者。

要持续创新,就必须培育和拓展创新市场,实现创新的市场化、便捷化、法制化和全球化。 被国际媒体誉为“硅大陆”和“深谷”的深圳,市场化和法制化程度高,能够引领世界创新。 创新市场的繁荣和发展可以将政府对创新的支持转化为市场机制和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市场行为和资本行为,允许创新的各种要素在这个市场上汇聚、交易、培育和转化,用市场的手从国内、国际甚至每个人的头脑中吸收资源,为创新要素的交易建立一个公平、公正和开放的平台,将创新与资本联系起来,转化知识和产品,从而创造一个创新的“海洋”。 培育和加强创新市场,一是有利于创新市场化的实现,使其与政府合作更好地调动创新资源;第二,有利于实现创新的便利性,使创新成果的交易和转化更加便捷。第三,有利于实现法治创新,从而在知识产权确认主体和转化主体之间建立明确的法律关系;第四,它有利于创新的全球化,并把全球创新资源汇集起来供我自己使用。

目前,我国面临着创新主体所有权确认意识薄弱、创新市场缺乏竞争、创新市场国际化程度低、创新市场保障体系薄弱等问题。我们必须从创新主体、激励机制、创新要素和制度环境四个方面做好培育和完善创新市场的工作。 一是培养一支更具活力的创新学科团队,加大对民营企业创新的支持力度,更好地发挥高校科研机构的实力,大力吸引国际高端创新资源;二是形成更加高效的市场激励机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服务,有效减轻企业负担,优化产业支撑体系和政策体系。三是建立更加完善的创新要素市场,加强科技基础设施建设,聚集世界各地的创新人才,提高资本对创新的催化作用。四是创造更适合创新的制度环境,创造世界一流的创新文化,更好地推进“管理服务”改革,营造开放创新的发展环境 (国务院参事王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