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董事长回国投案、前行长被判刑 桐城农商行资产质量承压

?

几天前,根据中央纪委网站,安徽省桐城市农村商业银行前董事长(以下简称“桐城市农村商业银行”)三年后逃离中国并主动返回中国。据介绍,苏少云利用职务之便,为相关企业办理贷款业务获利,并多次收受涉嫌犯罪的贿赂。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审判文件网9月份发布的判决书显示,桐城农村商业银行党委副书记,党组书记王建国受贿,涉案金额为超过170万元。他被判处有期徒刑,并恢复了非法。收入。

根据中国信用评级公司发布的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6月,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1.89%,拨备覆盖率降至29%。

两名高管正在离职

10月8日,中央纪律委员会国家纪委网站发布消息,说在国际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腐败与责任追究办公室的协调下,安徽省和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对飞行罪进行了不懈的努力。苏少云主动回国,表示愿意积极撤退。

据介绍,苏少云利用职务之便为相关企业牟利,在处理贷款方面,屡屡收受贿赂,涉嫌犯罪。监督体制改革后,案件查找工作移交给合肥市纪委监察办公室。

值得注意的是,在苏少云回到中国之前,该银行的另一位高管也因接受贿赂而被判刑。

9月份,裁判员文件的最终判决显示,该行前行长王建国因涉嫌收受贿赂而被刑事拘留;一审被判处六年零六个月徒刑。王建国根据法院判决,利用桐城农村合作银行副书记,副行长,桐城农村商业银行行长,副董事长等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还给贷款企业。整个时间到了,收受贿赂的时间跨度将近10年。

有多少连续的高管因使用职位而受贿,这对银行业务有何影响?银行将如何改善公司治理结构?针对上述问题,记者通过传真向银行发出了采访信,并与银行办公室联系。截至发稿时,未收到任何答复。

苏宁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黄大志告诉记者,一般而言,中小型农村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不完善,容易出现监管不到位,风吹草动的情况。控制无效。具体来说,有四个主要原因。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的成立是有形的。尽管已经建立了公司治理框架,但相应的雇佣,内部控制和运营机制仍不完善;内部风险隔离和内部控制很难实现。重要职位中出现多个职位的现象使风险隔离无效;独立管理权限有限。农村商业银行虽然已经取得了法律上的独立性,但在人员聘用,解聘,制度建设,业务发展规划等方面仍受省级协会的约束。农村合作社时代,很难有效地刺激员工。生命力,“权利和责任”不对称。

拨备覆盖率下降到29%

根据桐城市农村商业银行2019年第二季度发布的信息披露报告,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总资产为224.15亿元,较上年末减少4.52%。前一个季度。在盈利方面,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87亿元,同比略有下降;净利润为6311.7万元,比去年同期的1.26亿元大幅下降49.75%。

就资产质量而言,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已连续三年上升。根据7月31日中国诚信评级的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6月底,桐城市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6.8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1.89%,较2018年末上升0.79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该行资产质量自2016年以来呈下降趋势。不良贷款率为1.70%(年底(2016年末),3.03%(2017年末)和11.10%(2018年末)。

在谈到银行面临的信贷挑战时,中国诚信评级指出,这主要包括由于国内经济增长和私人贷款放缓而导致的区域信贷风险的集中,而压力下降的偏向性差导致了不良贷款急剧上升。覆盖率严重低于法规要求;不良的增长导致大量拨备,利润和与资本有关的指标急剧下降;贷款行业的集中度很高,很容易受到单个行业变化的影响。

在拨备覆盖率方面,银行的拨备覆盖率明显低于监管标准。截至2018年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为41.23%,截至2019年6月,这一数字降至29%。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中国诚信评级将其主要信用评级从A +降至A,评级前景稳定。同时,该行2015年2.7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从A降为A-。

公开资料显示,桐城市农村商业银行的前身是桐城市农村合作银行。 2008年,它从农村信用合作社转换为农业合作银行。 2012年,它重组为农村商业银行。

(文章来源:中国商业网)

(编辑器:DF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