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重建方案获奖建筑师:参赛只为致敬|马克龙

?巴黎圣母院重建方案获奖建筑师:知道是非官方竞赛 参赛只为致敬

  2019年4月15日,拥有800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惨遭大火,导致屋顶和塔尖被烧毁。随后,巴黎圣母院被烧毁的屋顶、塔尖重建工作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当地时间8月6日,巴黎圣母院屋顶线建筑设计竞赛主办方GoArchitect公布比赛结果,中国设计师提出的“巴黎心跳”方案获得冠军引发了人们对圣母院屋顶重建的新一轮关注。

  122d-iaxiufn9176734.png  ? GoArchitect举办的圣母院重建方案设计比赛中,中国建筑师的“巴黎心跳”设计案赢得冠军。(图据主办方官网)

  非官方竞赛 中国设计师获冠军

  8月7日,“巴黎圣母院屋顶设计大赛,中国建筑师方案夺冠”的消息传到国内,引起人们对对圣母院屋顶重建的新一轮关注。甚至有网友认为,法国将迎来一个中国风的大教堂。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GoArchitect官网了解到,该机构举办的人民的巴黎圣母院设计竞赛(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从6月初开始征集作品,截止时间为6月30日,一共收到56个国家226件参赛作品。

  8月6日,GoArchitect宣布来自中国的设计师蔡泽宇和李思蓓的“巴黎心跳”方案获得3万多人投票,拿下冠军。

  他们的作品“巴黎心跳”方案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可以映射城市风光的水晶屋顶,利用玻璃折射形成玫瑰花窗的“城市万花筒”玻璃尖塔,以及塔尖上每半个世纪打开一次的“时间胶囊”装置。胶囊所在的塔尖象征着巴黎的心脏,在磁悬浮技术的作用下有节奏地上下跳动,这也是项目名称“巴黎心跳”的来源。

  c086-iaxiufn9176736.png? “巴黎心跳”设计案由三部分组成。(图据主办方官网)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两位中国设计师参加的比赛是法官官方举办的圣母院重建方案征集比赛。也有媒体称法国官方表示,法国政府从没有召集过国际建筑设计竞赛。

  据GoArchitect官网介绍显示,该机构是一家独立的出版公司,由毕业于美国安德烈大学、现居住在加州的建筑系硕士Joshua Sanabria于2018年8月创立,公司注册地位于美国洛杉矶,并不是法国的官方机构。

  获奖者回应:有官方竞赛 还会继续参与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这次比赛获奖设计师之一的蔡泽宇,他告诉记者,自己和同伴从一开始就清楚这次竞赛并不是由法国官方机构组织举办。他说,“GoArchitect作为一家独立出版商举办这次竞赛,以文化宣传为目的,和法国政府没有直接联系”。

  蔡泽宇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巴黎圣母院这一建筑遗产不仅属于巴黎,更属于全世界。巴黎圣母院是800多年来人类历史的见证人。它燃烧过,幸存过,它与不断变化的世界共同呼吸。每当灾难给巴黎圣母院留下印迹,都成为其历史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他曾两度去参观巴黎圣母院,也清楚地记得巴黎圣母院着火的那天,看着尖顶倒塌的视频,感到无法相信。“我们的感觉非常复杂:震惊,悲伤和遗憾。”

  蔡泽宇告诉红星新闻,他和同伴不假思索地就参加了GoArchitect举办的这次竞赛。“我们个人想通过这个竞赛,畅想未来巴黎圣母院屋顶部分重建的可能性,以表达对她的最大的尊重和对未来的美好祝愿,这是我们最大的初衷。”

  e78f-iaxiufn9176814.png  ? “巴黎心跳”的重点,就是在万花筒中心,设置利用磁悬浮技术上下浮动的时间胶囊,象征巴黎起伏的心跳。蔡泽宇和同伴希望以此表达对巴黎圣母院最大的尊重和对未来的美好祝愿。(图据主办方官网)

  对于之后官方会怎样重建巴黎圣母院,蔡泽宇表示会继续关注。同时他还表示,如果官方举办竞赛,他们也会继续参与。

  对于他们得奖的消息在国内传开,有声音质疑巴黎圣母院要按中国人方案重建,作为建筑设计师,蔡泽宇表示,“我觉得有质疑非常正常,巴黎圣母院这样的世界遗产要重建,在我看来有太多影响因素,政治,经济,文化等等,我和思蓓只是想从建筑和文化的角度为世界遗产的重建贡献自己的力量。”

  巴黎圣母院屋顶是否按原样重建还未知

  火灾发生后,法国总理马克龙在公开讲话中承诺,将重建巴黎圣母院的损毁部分,并表示他正在寻求国际帮助。“正如巴黎人民所愿,我们将重建巴黎圣母院,”马克龙说,“这是我们的历史所需要的,巴黎圣母院象征着我们的历史命脉。”

  为此,马克龙还宣布发起国家筹款活动,为重修巴黎圣母院筹集资金。大火发生24小时后,法国已经收到超7.5亿欧元(约合56.8亿人民币)捐款承诺。

  但是对于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如何修复,却有不同的声音。

  据报道,4月大火中被烧毁的瘦长塔尖,是建筑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在19世纪主持修缮时所加建,不算是初代圣母院的一部分。

  鉴于此,马克龙一直明确表示不反对用“当代建筑样式”代替倒塌的塔尖。不过,5月底,法国参议院就直接叫板马克龙,以强硬态度表示,巴黎圣母院必须完全恢复原貌。7月17日,法国通过了一项颇具争议的重建法案。按照该法案,圣母院不必按照原样重建,似乎为马克龙的提议铺好了路,但在8月2日,国民议会再次明确表示:巴黎圣母院就按火灾前的模样重修。直到目前,都不知道法国最终会怎么来重建巴黎圣母院。

  另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法国“文化遗产基金会”(Fondation du Patrimoine)副总裁贝特朗德也表示,圣母院顶部结构无法完全按原样重建,因为“法国领土上已经没有12、13世纪那么大的树木供砍伐,用以修建圣母院。”

  据《三联生活周刊》7日报道,法国文化部公关负责人表示,按照程序,重建工作的第一步,是排查安全隐患,随后工程队会对损坏的墙壁和屋顶进行加固,还会在教堂现有的屋顶上面再建一个临时性的新屋顶,以保障教堂接下来的修复工作不会被狂风大雨天气所影响。等这三步全部顺利完成后,才会开始从建筑设计层面认真研究重建计划。

  红星新闻记者 蒋伊晋

赵明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mt.ajatoservicos.com